风清窈

这部真心不错!不过现实生活中,男主角这种性格应该会被孤立到死吧……

g夏我的爱!!!

摸鱼

「魔人侦探食脑涅罗」#涅罗x弥子#魔人的新娘(3)完结

“啧,无论多少次,愚蠢兄长的本体还是这么让人作呕呢。”涅罗好整以暇地将巨大的尖刺巨爪从伽罗的后背ba出来,动作无比自然地将绿色的血迹擦在弥子的短裙上。

“涅罗……”沉睡中的弥子喃喃呓语着,“不要……不要抢我的食物……”

啧。真是蠢爆了的西瓜虫仆人啊。

涅罗微微挑眉,似乎被弥子无意识间对自己仍旧保存惊恐的表现取悦到了,淡白色的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你也一样。每次看到你这只丑陋的巨鸟头都觉得令人作呕。”伽罗直起身子,后背被涅罗造成的可怖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连衣服上的大洞都恢复了原状。

“你迟迟没有对这个女人下手,是爱上她了吗?”

“嗯哼?”涅罗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眼睛微微眯起,“不要用人类那种无聊的感情来揣度我。爱那种渺小虚无之物,对吾辈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是吗?既然如此……”伽罗的绿色竖瞳猛地一缩,魔力将弥子身体上仅剩的布料震碎。破碎的小布块从弥子光滑细腻的身体上滑下来,露出了她毫无防备的纤细胴体。

“如果你想看着我进行仪式的话,我倒是无所谓。”伽罗露出一抹邪佞的笑,苍白修长的手缓缓向裤带探去。

“我习惯用魔人的本体完成交he仪式,可能会有些血腥,失礼了。”伽罗虚伪地用已经现出鳞片的手摸了摸弥子微微起伏的后背,然后……

亮出了蛇类独有的巨型双屌(啊终于来了!作者最恶趣味的梗!)。

“愚蠢的兄长啊……你以为吾辈会那么轻易地让你对弥子(虐待对象)出手吗?我们俩兄弟千年,你应该了解吾辈的性格——即使不要,也不允许别人拿走。”说着,涅罗拿出了魔界777武器,毫不客气地向兄长的要害(并不是下*体这种无聊的地方)攻去。

“要跟身为兄长的我为敌吗?好吧,在享用这个处*女之前,就先杀死你好了。”伽罗从魔界通道中拿出自己的武器,挡下了涅罗的攻击。

两人,哦不,是两魔在宽敞的地下室里飞来飞去,互相殴打着,很快便将地下室四面墙打出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窟窿,本来很结实的地下室随时都有塌陷的危险。

“什么声音……是爆米花吗?”听到打斗声响的弥子擦了擦口水,从沙发上坐起来,“好冷。啊我的衣服怎么……”突然发现自己此刻正处于羞耻的裸*体状态的弥子尖叫一声,接着便被一件带着血腥味的蓝色燕尾服兜头盖住。

“这是……涅罗的外衣?”弥子一边喃喃着,一边迅速将对于她来说极大的外套裹在身上。

“可恶的涅罗,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对待你的兄长……”

灰色的烟尘迷雾中,传来魔人伽罗愤怒而阴沉的声音。弥子咳嗽了几声,突然感觉到身体被人抱了起来。

“涅,涅罗?”

“闭嘴,草履虫。”

弥子:……又退化了。

弥子被涅罗强行压在怀里,头被紧紧箍住,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用,只好认命地靠着涅罗起伏的胸口随他带自己到任何地方去。

不知过了多久,弥子被涅罗狠狠丢在了地上。

一丝不挂的弥子从涅罗蓝色的外套中滚出来,吓得她尖叫出声,“涅罗——不要突然把我丢出去啊!”

弥子捂着胸口去捡涅罗掉在地上的外套,没想到却被涅罗的黑皮鞋踩住了手。

弥子:又要开始虐待了吗(习以为常脸)。

弥子圆滚滚的眼睛瞬间变成了无奈的豆豆眼,“涅罗,我肚子很饿诶。可不可以吃点东西再虐待我。”

涅罗踩着弥子的手用皮鞋碾着,“都怪你这只草履虫,快把吾辈的皮鞋舔干净!”

舔鞋子这个要求涅罗已经提了无数次,弥子早已习以为常。弥子艰难地将自己的手从涅罗的鞋底ba出来,轻轻吹了吹,“好好好,请坐下,先让我穿上衣服再舔可以吗?”

不着寸缕的肌肤跟涅罗有些硬的外套触碰着,让弥子有种难以言说的窘困。

如果可以的话,弥子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一件衣服换上。还好涅罗将自己带回了事务所,有为了变装特意买的衣服。

“为什么要换衣服?现在这样……很方便。”涅罗蹲下身子,捞起弥子小小的下巴,“竟然跟吾辈最厌恶的兄长谈笑,看来你是想退化成细胞。”

“……呵呵。”弥子瞥开豆豆眼,含糊不清地问道,“涅罗的兄长……难道是子安老师吗?”

“没错,他就是吾辈在魔界的兄长——伽罗。”

“明明是你害得我被盯上,为什么反过来要来怪我?”弥子愤愤不平。不过她愤怒的小火苗对上涅罗熊熊燃起的虐待狂抖S火焰,立即消散于无形。

“草履虫是……处女吗?”

终于!终于要遭遇职场性骚扰了吗(诶为什么要用“终于”这个词…)!弥子看着涅罗一脸认真,并没有任何情*欲的脸,困窘地扭过头,“这个,跟你没关系吧?”

“看来是了。毕竟只是一只毫无吸引力的草履虫罢了。”

弥子:“我、就、是、没、有、吸、引、力、的、处、女、真、是、抱、歉、啊!”

涅罗深邃如湖水般的墨绿色眸子在弥子因为急促呼吸而起伏的胸前仔细看过,“不过,就算是草履虫,也是名为【涅罗奴仆1号】的草履虫。”

“如果不是处女的话……那愚蠢兄长就无法打主意了吧。”

弥子被涅罗的低声自语吓了一跳,本能地捂住胸口,“喂!你在说什么,性骚扰高中生是严令禁止的行为!”

涅罗微微皱眉,倏然伸手探了过去。被摸个正着的弥子身体猛地一僵,“你,你在做什么?”

“是这里吗?”涅罗微微用力,“啊,吾辈本体的手指有刺,球形虫的身体会坏掉吧。”说着,涅罗便恢复了人类的手,继续向弥子的幽密之处探去。

坏掉什么的,这种只出现在工口漫画中的台词,简直太羞耻了好吗!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弥子简直被吓尿了。她下意识地夹紧双腿,额头冷汗噼里啪啦滚下,“涅罗,快住手!你这是……啊,好痛!”

涅罗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继而缓缓绽开一抹仿佛算是无辜的笑,“很痛吗?”

弥子使劲点头,拼命点头,右手无意识地扯住涅罗头上的发夹,“很痛!!!!”

“原来虐待……还可以这样。”涅罗对于弥子此刻的表情无比满意,“比起帮我舔鞋底,也许这种方式更加让我……”

弥子痛得猛吸一口气,大声道,“比起这种事,我宁愿帮你舔鞋底!”

涅罗巨大得不似普通人的下*体已经在弥子的幽闭之处徘徊,凉凉的,似乎还有些让人脸红的湿润。

涅罗对于自己的【哔——】很有自信,即使在魔人之中,他【哔——】的尺寸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愿意给涅罗大人舔鞋底,求求你不要这样!”弥子感觉到那灼热的巨物似乎有要进入自己的意思,吓得脸色苍白。

涅罗捏着弥子的腰肢,手指头偶尔伸出魔界的尖刺,虽然不会让弥子出血,但时有时无的刺痛让弥子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哆嗦着。

“舔鞋底吗?”涅罗有些犹豫。如果弥子真的愿意帮他舔鞋底的话,好像也很不错。

“是的是的!我是舌头自愿跟涅罗大人的鞋底在一起!”弥子感觉到那硕物若即若离地在自己的下ti磨蹭,赶紧表忠心道。

“嗯哼。”涅罗轻轻摸着弥子柔软轻颤的腰肢,突然有些不想离开了。这种肌肤相接的感觉……并不赖。

“如果你愿意一辈子帮吾辈舔鞋底的话……”涅罗在弥子微微渗出汗水的脖颈间深深地呼吸,“吾辈愿意放过你这一次。”

“怎样都好啦,快放开我,好痛,肯定流血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涅罗说什么的弥子拼命点头答应着。只要能让涅罗停止这种行为,怎么样都好!

“好吧。”

反正已经签订了一辈子的契约,放过她这一次……又如何呢。

西瓜虫,下一次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咯。涅罗伸出手勒住弥子的脖子,强迫她仰起头,然后……亲吻了她。

“既然如此,那么……仪式成立。西瓜虫,你就是吾辈的新(奴)娘(隶)了。”

这两张角度太赞!厉害了我的抖s!

废柴人渣,其实是隐形大触什么的……

麻米亚撒库啦总是神吐槽

ed好听!泡泡的mv设定也超可爱的!终于!终于我的小梅来了!!!